樊华

aph无关文+脑洞堆积地

【叶修生贺/叶蓝】默契惊喜(20:00)

#叶修生日快乐
#叶蓝催婚小分队

文不对题系列,就是想写一个兴欣众人眼里的叶蓝

--------------------------------

苏沐橙是一个洞察力很强的女孩。

 

这个对象可能仅限叶修。

 

她当策应出身,又常年跟在叶修身边,最佳搭档的默契程度自然不必言明。

 

因此她总是最先发现叶修心情变化,并且快狠准查明原因的人。

 

-------------------------------

苏沐橙从早上起就觉得叶修不太对劲。

 

先是很明显的起床气,以及作息正常后不该出现的黑眼圈时隔大半年再度显现在那张苍白的脸上。

 

再来是早餐时分的安静,没有照例拿着手机给几千公里之外人的问候。

 

然后就是。

 

“老叶你今天早饭吃的不是年糕是炸药吧!”刚开始训练没多久,方锐被担任指导的叶修点名去JJC,不一会训练室里就传出了气功师的惨叫。

 

在一旁目睹了一切的魏琛也是啧啧咂舌,赞同道:“太凶残了!”

 

而受指控的对象双手离开鼠标键盘,简单地活动几下关节,刚想去外衣口袋里掏什么东西,手指一顿,别扭地换了个方向,拉开抽屉,拿了瓶口香糖出来,直到两颗丢进嘴里嚼了好几下,叶修又重新做好战斗准备,含含糊糊地开口:“再来。”

 

“来你妹,”方锐摘下耳机直接对着叶修本人咆哮,“你黄少天上身啊!PKPKPK”

 

不知道是被这句话里的哪个词刺激到了,作为房主的君莫笑在海无量自动准备后再次开始战斗,在方锐的哀嚎中,40秒不到的时间,海无量再度被打翻在地,血条清零。

 

魏琛叼着烟也在喃喃自语:“怎么回事啊这是,火气这么大。?”

 

“老叶我究竟哪里惹到你了?”好不容易趁着间隙眼疾手快退出JJC免得自己受到新一轮摧残的方锐,终于问出了整个训练室都很想知道的问题,“你过个生日也不至于那么任性吧?”

 

“不许提那个话痨。”叶修最后慢悠悠道,如果仔细听,还能听出这懒洋洋音色中难以察觉的狠厉,“提一次杀一遍。”

 

得,结案了。

 

魏琛和方锐对视一眼,又各自扫了一圈偷看的安文逸、乔一帆等人,确认过眼神,都是懂行的人。

 

黄少天,联盟第一剑客,前置名号与本人废话加成可绕地球三圈,毋庸置疑是蓝雨战队的王牌人物,以及兴欣战队的强敌之一。但抛开立场问题不说,黄少天和叶修的私交甚好,愿意在其最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是不可多得的挚友。

 

而现在,很明显的,可能关系没有从前那么和睦了。

 

“不是我说,老叶。”得知前因后果的方锐这下是完全恢复了元气,“要是少天惹了你,你去找他pk啊,摧残自己人做什么,影响士气。”

 

“他哪里敢啊~~~”这下神采飞扬的就又是魏琛了,自己本家的人居然能捏着联盟第一大祸害的命脉,真是怎么想,怎么爽,“小许现在明令禁止他因为私人原因怼少天,他连一个不字都崩不出来。”

 

------------------------

 

【你可以战胜他,】在又一次围观了偶像被叶修的垃圾话呛得只能骂街的场景,许博远在和叶修视频聊天的时候如此说,小脸非常严肃,但说的内容不知怎么总是让人想笑,【但是你不可以......】他似乎突然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词汇,僵着脑袋眼珠子转了半天才开口,【羞辱他。这是对黄少的不尊重,你不尊重黄少就是不尊重我的信仰,你不尊重我的信仰就是不尊重我的工作。我会很不高兴的。】

 

“小蓝你不懂。”叶修试图哄骗并且纠正自家男朋友的思维,“互喷垃圾话以示对对手的尊重,尤其是黄少天那样的人,哥不跟他说话才是不尊重他。”

 

许博远毫不动摇,对于叶修颠倒黑白的说辞早就有了身心的抵抗力,他双手在胸前比了个叉【不行。】

 

“况且哥跟他说话是在训练他的反应能力,训练他在操作的同时还能分出时间和精力来用垃圾话摧毁敌手的心理防线。”

 

【可我只看到你摧毁了黄少的心理防线!】许博远涨红脸大叫,【还抢走了蓝溪阁的野图!】

 

“那就是他学艺不精了。”叶修说完这句话不仅遭到了兴欣众人的嘘声,还能很清楚地看到自家男朋友嫌弃的小眼神。

 

【黄少的垃圾话是最美妙的垃圾话。】许博远做西子捧心状,花痴程度堪比那些追星的小姑娘,【你不仅不应该打断他,还应该录下来给我。】

 

叶修瞪眼:“过分了啊!不过你要是实在想听垃圾话,哥可以勉为其难给你录一点,我说的全是精髓。”

 

【滚滚滚滚滚滚!】

 

“哎,不说这个。下周三你有时间没有?”

 

------------------------

苏沐橙刚做完一套训练,正开着小窗口32倍速刷楚云秀给她推荐的新电视剧,训练室里的骚动自然是吸引了她的注意,叶修明显烦躁的情绪没能逃过她的眼睛。她垂眸瞥一眼时间,思虑微动,点开QQ窗口发了个消息给黄少天。

 

黄少天秒回复给她一个【=】

 

对方没有长篇大论说明他确实有事在身,暂时分不出精力来应付自己,苏沐橙了然,改了称呼又发了同样的一句话给喻文州。

 

两分钟之后喻文州回复给她一个【√】

 

苏沐橙心里暗笑,关了视频界面站起身。

 

“我想出去一下。”她说。

 

“去哪儿?”叶修问。

 

苏沐橙伸个懒腰:“我出去给你订蛋糕呀。今年我想吃草莓奶油味的。”

 

叶修不喜欢吃甜,他每年的生日蛋糕几乎都进了苏沐橙的肚子里,久而久之,叶修生日那天变成了苏沐橙名正言顺吃蛋糕的日子,品种自然也由她来挑选。

 

叶修点点头算是了解:“找莫凡跟你一起去?”

 

“不用啦,我可以让他们一会送货上门。”苏沐橙笑着挥挥手,把众人留在训练室内。刚离开兴欣网吧,她就摸出手机给另外一个人发了一条消息,收到回复后,才慢慢往附近的商业广场走去。

 

------------------------

“哎,不说这个。下周三你有时间没有?”叶修看似漫不经心地问,可在座的各位都知道这是新型的虐狗方式,他口中的那个【下周三】实在是一年一度的特殊日子,“哥带你吃遍西湖?”

 

原本应该迅速答应下来的人此刻却没了动静,他皱着眉头,嘴唇动了几下,最后才在叶修不安地眼神里说【抱歉啊叶修,下周三要开会,实在赶不过来。】

 

“开会?”叶修皱着眉头反问。

 

【就......研发组关于夜雨声烦新银武的设计以及所需要的材料。要开集中讨论会,领导和战队的人都会在,要布置任务给我们,实在不能翘。】许博远满是歉意,连自己泄露情报给对方都没发现,【抱歉。】

------------------------

“小远哥!”苏沐橙走进BonCake专卖店,果不其然看到了刚才给她发消息的许博远,原本应该在G市开会的他此刻正站在玻璃柜前选蛋糕,看见苏沐橙的到来也是毫不意外地冲着她笑。

 

“沐橙。”他打招呼。

 

按照年龄上来说,许博远事实上要比苏沐橙更小一些,但他并不认为女神会愿意承认并且因为这一小点的年龄差增一些辈分。况且苏沐橙坚持在辈分上许博远会比她【年长】,于是许博远就跟着叶修,叫她的名字。

 

“蛋糕已经做好了?”苏沐橙问道,探头往后厨张望一下。

 

许博远点点头:“已经完成了,里面的老师在做最后的包装工作。”

 

BonCake旗舰店里会有顾客自己在糕点师的陪同下制作各式口味蛋糕的活动,但机会难得名额也有限,能够预约到实属不易,往往是一出空位就立刻会被预约满。许博远抢这个名额还是在去年自己过生日前后,设了闹钟,借了蓝溪阁众人的电脑,时间一到五台电脑同时开抢,大有他抢夜雨声烦手办的架势。结果也不负众望,时间却是只能预约到来年。

 

“做的是什么味道的?”苏沐橙又问。

 

“是抹茶奶油蛋糕。”许博远用食指搓搓鼻尖,有些不好意思,“没有选择很甜的款式,不知道做的怎么样。”

 

“别担心,他一定会很喜欢的。”苏沐橙笑着拍拍许博远的肩膀,“因为是你做的,他一定会喜欢。”

 

“你不知道他今天早上好吓人的呢。”女孩子吐吐舌头,抱怨道,“他还以为你不能去给他过生日了。”

 

许博远给了苏沐橙一个大大的微笑,点头作为回应,他重新看向玻璃柜中的装饰蛋糕,眼睛里都是幸福的光芒。

 

-----------------------

苏沐橙回到网吧训练室的时候,方锐正在说些什么长篇大论,她走进去只听到最后的几句话。

 

“所以说嘛,生日而已,跟朋友一起过也没什么不好的。你要是因为这种事情不高兴,说不定小许会觉得你这个人小题大做,小肚鸡肠。再说了人家是有正紧事,又不是抛下你出去玩。”方锐开导道。

 

苏沐橙闻言底下脑袋偷笑,坐在她对面的唐柔歪过头无声地询问,苏沐橙也只是摇了摇头。

 

不一会,叶修的电脑突然响起消息提示,他猛然从训练室跑出也打断了魏琛的喋喋不休。

 

“这什么情况,老叶这是跑去上厕所呢?这么着急。”一脸懵逼的魏琛吐槽道。

 

“我感觉有情况。”方锐敏锐地察觉到事态正在往和原来不一样的地方发展,他跑到叶修电脑前,果不其然看到叶修电脑屏幕上一个还没来得及关上的消息窗口。

 

“窗户窗户。”扫视完内容的方锐指挥道,赶紧跑到训练室的另一边,“小许在下面!”

 

自从训练室建成就从未打开过的窗户此时成为众人与外界接触的唯一途径,大家七手八脚拉开厚重的窗帘,寻找网吧门口那两个人的身影。

 

稳坐在位置上的只有莫凡,连涵养好如唐柔都没忍住偷偷往窗外瞥。苏沐橙见状,笑着把她拉起来,找了一个窗边的位置一起探头去看。

 

从这个角度他们只能看到许博远的正脸和叶修的后脑勺。许博远拎着一个白色的蛋糕盒,系着红色的绸带,他看上去有些紧张,把蛋糕盒交到叶修手里。

 

“你这苦力找的可真够远的,苏妹子。”方锐感叹。

 

“我只是在蛋糕店碰巧看到小远哥,就托他把蛋糕带过来啦。”苏沐橙如此回答,纯良无害的声音一点都看不出是幕后策划人。

 

叶修似乎是说了什么让许博远突然红了脸,正要拉着他回网吧,后者却摆摆手,又说了什么。

 

“这两个人到底在说什么。”魏琛问。

 

把耳朵贴在玻璃上的方锐也是抓耳挠腮。

 

这时候乔一帆突然怯生生地开口:“许哥可能是在说,他还要赶飞机回去开会不来网吧一起玩的事情吧。”

 

他的这句话很成功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那么多视线突然聚集到自己身上,乔一帆一下子红了脸,解释道:“我只是猜测!根据那么多已知条件......”

 

路过训练室的陈果正打开门凑着脑袋想去看看众人到底在干什么,却看见窗边一条整齐的队列,统统看向窗外。她也不禁好奇,走过去凑热闹。

 

正巧看见楼下的许博远已经向叶修告别,准备离开,可能真的如乔一帆所推测是要回去了。

 

然后叶修单手把他拉回来。

 

倾身吻上他的唇。

 

训练室顿时响起一阵叹息。

 

陈果下意识地别开视线,觉得自己脸颊有些发烫,好像是撞见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私人领域。她发现不仅是他,众人都红了脸,就连脸皮最厚自称老司机的方锐和魏琛都用手捂住眼睛。

 

他们互相瞧着对方,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气氛很是尴尬。乔一帆咬着嘴唇低下头去看手机,安文逸则是淡定地摘下眼镜擦镜片,女孩子们突然聊起天来,其他人只是维持着尴尬的状态,不为所动。

 

还是方锐,拿出手机,偷偷把这一幕记录下来,敲击键盘,像是在和什么人传简讯。

 

“我绝对要把这张照片传到选手群里,”方锐说,“控诉他们虐待动物。”

 

尽管这是一个老套又很傻的话题,但顺着这个话题,用笑容来结束这场尴尬是每个人所希望的事情。

 

兴欣众人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笑得直不起腰他们的笑声很大,饱含了喜悦和祝福。就连从不参与的莫凡,此刻也微微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

 

苏沐橙往楼下瞥了最后一眼,她看见叶修把装着蛋糕的盒子放到网吧门边,又对着门内说了什么,才拉着许博远的手往就近的地铁口走去。

 

她笑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打开视频网站。

 

这实在是一个不错的生日。


【叶蓝81企划】逼君扒衣

*人设:医生叶x特警蓝。 世界观:艺术

*看前轻吐槽:逻辑啊什么的请不要在意,我写啥也不用在意的我负责抛砖,来引玉,大家请关注一会阿茔大大的漫就好啦~


—————————

车窗被有规律地敲了三下,蓝河解开门锁,一个人拉开门,钻进来,关上,动作一气呵成,蓝河都还没觉得外头寒风刺骨,就又被车里的空调吹得暖洋洋的。

 

“这么快?”蓝河把望远镜放下来,不再观察沿路破旧的小区,一转头才发现并不是被他支去买夜宵的系舟,而是一个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眉头一皱,问道,“怎么是你?”

 

坐在副驾驶位的叶修正在搓手,一副被冻得不行的模样,把一个纸袋子从大衣里拿出来放到蓝河手边,吸吸鼻涕才说:“给你。”

 

“你来这干嘛?”蓝河接过纸袋子,撵开,从里面拿出一个三明治,拆开就啃,还是热的。

 

“给你送夜宵。”叶修说,把提在手上的饮料也放到蓝河那边。

 

“你有那么好心?”蓝河嘴上不饶他,注意力集中在附近小区某幢大楼的窗户那边,窗户后一片漆黑,毫无动静,似乎没有人气,哼了一声,“我可一点都不信。”

 

“知道你出任务,过来监督你吃饭。”叶修抽了张餐巾纸擦鼻涕,“否则下一次,我可不会在医务室备胃药,疼死你算了。”

 

“嗯????”蓝河抓过纸杯子喝一口,没看里面是什么东西,一口进去觉得味道不太对,又不好吐出来,只好瞪大眼睛看叶修,咽下去之后开口:“怎么是奶啊?我要咖啡的。”

 

“不准喝咖啡。”叶修说,嘴角有淡淡的笑意,拿餐巾纸擦掉蓝河唇上的牛奶渍。

 

“不是我说,叶医生。”蓝河挥开他伸过来的手,干脆侧过身面对叶修,“我这是在执行任务,你这样很妨碍公务的你知不知道。”

 

叶修听了也没多少愧疚,静静地开口:“这什么任务,不就是盯梢嘛,交给别人不是一样执行着的。”从大衣口袋里摸了一包烟出来,但想到这是车内,还是塞回去,“盯的还是一个嫌疑人。”叶修冷哼,“一个说实话没什么嫌疑的嫌疑人。”

 

蓝河手上的三明治都快被他捏变形了,他深呼吸三下告诉自己这个人他真的得罪不起,就算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医生,他也不能动用私刑,在车里对他这样那样:“叶医生,首先请你尊重我的上司,他给我委派的工作一定是有道理的。其次请你尊重我们特警队的分析结果,我们不眠不休分析出来的嫌疑对象,一定不是你口中【没什么嫌疑】的结论,最后请你尽快离开这里,虽然这个任务没有什么危险,但你在这里真的会分散我的注意力。请问你听明白了吗?”

 

“让你盯着这个人就是你们特警队花了一个多星期分析出来的结果?”叶修问,但也不是在问,更像实在嘲讽,“你们这个结论有没有跟文州汇报过?”

 

“喻局长有其他要务在身,这样的事情还不需要让他费心。”蓝河这么说,又皱着眉头灌一口牛奶下去。

 

“怪不得,否则他这种绵里藏针的人肯定笑着对你们说【辛苦了,但是你们的方向是错误的,回家洗洗睡吧。】”

 

“喻局长不会这么说的!”蓝河那个气啊,“请你离开,你妨碍我工作了。”

 

“那我可走了啊。”叶修说着却完全没有要推开门下去的样子,“你就是盯一天,一周,一个月肯定也没线索,因为偷那幅画的人绝对不可能住在这种小区里面。”

 

蓝河原本已经打算亲自开车门下去拉人了,一听叶修这么说,好奇心被调动的同时在心里狠狠唾弃自己:“怎么说?”

 

不得不承认,这次的嫌疑人锁定起来相当困难,博物馆世界名画被盗走,现场没有留下一星半点的线索,蓝河所在的特警队从监控中勉强找到相似的车辆,跟踪路线之后,发现最后的落脚点在这个小区,便过来盯梢。虽然之前跟叶修抬杠说得理直气壮,但他自己其实也没多少底气。

 

“世界名画展览,前一个月开始博物馆就做宣传,几乎全城上下人尽皆知。当天的安保措施齐全,油画被陈列在一楼展厅中央的展示台上,开门之前用红布遮着,等到记者媒体全部到齐之后,由馆长亲自揭开,然后在这时候,画不见了。”叶修说。

 

“这些我知道啊,是我们的案情分析。”蓝河说。

 

“你不觉得这个案情真的特别老套吗?基本上的套路就是,画其实没有被盗走,只是被附了一张白纸,所以大家都以为画不见了,开始恐慌,报警,紊乱,凶手就趁着这个时候把真正的画拿走,逍遥法外。” 

 

“这个剧情有点眼熟啊。”蓝河说,然后摇摇头,“其实这个想法我们已经验证过了,我们调取了博物馆中所有角度的监控,确定在出事之后并没有人接近过那幅画,所以其实不存在障眼法的问题,这幅画应该是展出之前就真的被盗走了。”

 

“那在展出之前接触过那幅画的人有哪些?”叶修问。

 

蓝河皱眉头:“送画进来的人,保安,馆长。”

 

“这些人你都是可以列出来的吧。”叶修又说。

 

“去问一下就知道了,可以列出来,但少说也有七八个人,范围还是大。”蓝河说,“可是你为什么会知道犯人肯定不住在这个小区里。”

 

“犯人偷完画之后到现在,我们所掌握的市场上都没有转手拍卖的消息,说明犯人不是缺钱,他很可能就是一个对艺术品有收藏欲望的雅贼。现场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画框上包括展台干净得没有一点指纹,就连后台都找不到一个脚印一根发丝,监控更是没能拍到任何线索,说明是一个对博物馆相当熟悉,并且心思极为缜密,甚至有些强迫症的人。” 叶修又把烟盒拿出来,这次他抖了一根叼在嘴里,没点火,“你觉得一个有洁癖和强迫症并且能够控制自己经济来源的人会住在这种沿街全是路边摊,地沟油遍地的小区里面?”

 

蓝河叹口气,他必须承认叶修说的有道理。

 

“你一个医生怎么知道那么多的。”

 

叶修笑,叼着烟一抖一抖:“医生不仅仅分内科外科,心理医生也算医生,我今天来的时候就想要是你晚上不开暖气冻死在车里,哥还能帮你验个尸,好久没碰死人,手都生了。”

 

“哥你到底是什么医生啊?”这个问题蓝河早就想问了,他发现小到感冒发烧,大到取子弹缝合伤口叶修样样精通,包括自己的胃病,都是在他查了自己的体检报告之后,开的膳食单吃好的,

 

“全科的。”叶修说,一点不脸红,大有【我说的就是实话哥就是那么厉害】的架势。

 

蓝河白眼一翻,都不想去理会笑得阴谋得逞的某人,伸手扯了叶修嘴里的烟自己叼上,从兜里摸出打火机点了,开窗,一踩油门就往警局开,结束这场无意义的监视。

 

完全忘记了已经在车门外冻得流鼻涕但手上抱着食物没办法敲门的系舟的心情。

 

 

------------------------

经过几番排查,嫌疑人最终确定为馆长。

 

蓝河带了一小队去抓人,出门的时候碰到叶修,叶修拍拍他的肩膀,叫他小心点,别受伤。

 

蓝河点点头应下来,上车走了。

 

馆长是个心宽体胖的中年男人,戴着眼镜,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蓝河出示证件表明来意,面对确凿的证据也不慌乱,一一认下。

 

最后在蓝河问起那幅画的下落时他才开口,说是就在他博物馆内的房间里,蓝河让队伍在外头等着,自己随馆长去取画。一直沉默的馆长却在进了房间之后突然暴躁起来,抓起放在桌上的美工刀挥向蓝河,蓝河躲得快,刀子是没划到他,馆长却在这时候朝他撞过来,蓝河没有防备,结结实实挨了这一下,整个人摔在架子上,扭伤了胳膊,背上一片青紫,书籍落下还砸到了脑袋,弄得他一阵头晕,但也没忘在麦克风里叫候在外面的人封锁出口。

 

那个馆长最后当然是没能逃走,蓝河光荣负伤,系舟问他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后者摆摆手说用不着小伤而已,养几天就会好,就跟着大部队一起回了警局,也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刚回到警局的蓝河就被叶修一把拖进医务室。

 

“你你你,你要干嘛?”蓝河被叶修拽着坐在医务室的病床上,突然觉得这人面色不善的时候好像很有压迫感。

 

“要干嘛?”叶修冷哼一声,就给了他一个字。

 

“脱!”


【叶蓝】2018叶修生贺叶蓝48连弹企划

企划君辛苦啦!下一个企划再见!

一个过气的叶蓝企划君:

【00:00】 @微玖灯明 


【00:30】 @暖若安阳——杂食者 


【01:00】 @ZID 


【01:30】 @许长安-杭城记广 


【02:00】 @枵萧 


【02:30】 @溪蓝 


【03:00】 @紫萱家的黑猫 


【03:30】 @我叶琅今天打死茧虞 


【04:00】 @阿茔 


【04:30】 @溦蓝 


【05:00】 @苍燕 


【05:30】 @夜久覆长歌。 


【06:00】 @猫步华尔兹 


【06:30】 @枯荣 


【07:00】 @艾可 


【07:30】 @音乐柠檬水 


【08:00】 @Ketsunana 


【08:30】 @夏野白夜 


【09:00】 @十四舟 


【09:30】 @七六五四三二一。 


【10:00】 @薛定鄂的一叶知蓝 


【10:30】 @山河 


【11:00】 @祭鱼_露丸 


【11:30】 @布罗卡氏区 


【12:00】 @艾伦君 


【12:30】 @有乜用 


【13:00】 @_千旅 


【13:30】 @末自 


【14:00】 @此博客不存在或已被删除 


【14:30】 @霁雨醉尘 


【15:00】 @虞虞 


【15:30】 @阿司吧 


【16:00】 @鱼生一只桃 


【16:30】 @樊华 


【17:00】 @蘑菇精 


【17:30】 @我就看看 


【18:00】 @为什么不问问神奇锦里呢 


【18:30】 @茶言茶盐salt 


【19:00】 @草二竹皿 


【19:30】 @AKA-1 


【20:00】 @_月本冻鹿肉_ 


【20:30】 @落雨大 水浸街 


【21:00】 @脑洞识别预览器 


【21:30】 @清木浅鲤 


【22:00】 @标准结局 


【22:30】 @异方 


【23:00】走丢了_(:з」∠)_企划君给大家跪下赔罪


【23:30】 @对酒忽暝 




——彩蛋时间


【05:29】 @🍉荷举同学。 
【12:14】 @叫我阿远姐姐 


【05:20】 @许长安-杭城记广 
【13:14】 @猫步华尔兹 


【17:29】 @Asa 
【18:18】 @拾捌個好友申請 


【22:22】(企划抽奖由此进,截至6.8)
【23:59】 @kakico-蓝桥 






——后记感言。




截止至目前已经完成了好几个企划啦,很荣幸能一路结实各位太太,也很感谢我们喜欢的他们让我们聚集在了一起,聚集在了这里,遇见了叶蓝这个大家庭,让我们遇见你,然后一起走下去。




我们还会走过下一个、下下个、下下下个春夏秋冬,直到累得抬不起脚,伸不动手的时候,互相扶持一把,我仍相信会在未来的某个转角遇见之前停下脚步的你,你说对吗?






The end.


ps.每次都要出点小状况的铁律算是完全被坐实了呢(捂脸)


再ps:我们下个路口81见!